裁判文书摘要
案号 (2015)海民(知)初字第32202号
审理法院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 温瑞安
北京玩蟹科技有限公司
立案年度 2015
裁判时间 2016-03-15
裁判结果 (部分)支持原告诉讼请求
裁判文书标题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海民(知)初字第32202号

当事人信息
  原告温瑞安,男,作家。
  委托代理人侯玉静,北京市集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闫春德,北京市集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北京玩蟹科技有限公司,住XXXX。
  法定代表人叶凯,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司斌斌,男,北京玩蟹科技有限公司法务部员工。
  委托代理人石青山,男,北京掌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法务总监。
审理经过
  原告温瑞安诉被告北京玩蟹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玩蟹公司)侵害作品改编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温瑞安的委托代理人侯玉静、闫春德,被告玩蟹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司斌斌、石青山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温瑞安诉称,“四大名捕”是我创作的100多部武侠小说的系列名称,包括《四大名捕斗将军》、《四大名捕震关东》、《四大名捕会京师》等。“四大名捕”也是贯穿上述系列小说中的灵魂人物,即朝廷中正义力量“诸葛正我”各怀绝技的四个徒弟,分别是轻功暗器高手“无情”、内功高手“铁手”、腿功惊人的“追命”和剑法一流的“冷血”。“诸葛正我”又名“诸葛神侯”。玩蟹公司开发的卡牌手机网络游戏大掌门于2012年10月上线,趁2014年8月由我作品改编的电影《四大名捕大结局》上映之际,玩蟹公司将“无情”、“铁手”、“追命”、“冷血”和“诸葛正我”人物改编成大掌门游戏人物,并在游戏中使用与我的知名作品名称“四大名捕”近似的名称“四大神捕”,玩蟹公司还将“四大名捕”作为噱头广为宣传,吸引玩家。玩蟹公司未经我许可擅自将我的文学作品人物改编成游戏人物,侵害了我享有的作品改编权,玩蟹公司的行为同时构成擅自使用我知名作品特有名称“四大名捕”。我请求法院判令玩蟹公司:1.停止侵害我的作品改编权,并停止本案不正当竞争行为;2.在《北京晚报》、《中国青年报》中发表声明,向我赔礼道歉、消除影响;3.赔偿我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500万元,其中合理开支包括律师费5万元、公证费5500元,资料费1941元。
被告辩称
  被告玩蟹公司辩称:1.温瑞安对其小说中5个人物不享有著作权。2.我公司在大掌门游戏中仅使用了涉案5个人物名称、人物特点,并未展现温瑞安小说的人物关系、故事情节、场景描写等基本表达,不侵害温瑞安的作品改编权。3.温瑞安作为自然人非市场经营主体,与我公司之间不存在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的竞争关系,本案争议不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调整。4.温瑞安不能证明“四大名捕”四字已经成为知名商品特有名称。5.温瑞安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其存在经济损失,且赔礼道歉适用于精神权利或人身权被侵害,本案对此不涉及,因此不适用赔礼道歉。我公司不同意温瑞安的诉讼请求。
被告辩称
  经审理查明:
  一、温瑞安创作“四大名捕”系列小说的情况
  温瑞安表示,其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创作“四大名捕”系列小说,共涉及181集。其中,“四大名捕”第一集《追杀》最初发表于1972年香港《武侠春秋》杂志,此后数十年中创作完成“四大名捕”系列小说,分别在全世界以中文(繁体)、韩、泰、越南、马来文、印尼文、法文、英文等多种文字在中国大陆、台湾、香港、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报刊杂志出版发行。
  另外,温瑞安创作的《四大名捕震关东》、《四大名捕会京师》、《四大名捕碎梦刀》、《四大名捕打老虎》、《四大名捕斗僵尸》、《四大名捕大对决》、《四大名捕骷髅画》、《四大名捕逆水寒》、《四大名捕方邪真·杀楚》、《四大名捕斗将军·少年冷血》、《四大名捕斗将军·少年铁手》、《四大名捕斗将军·大出血》、《四大名捕斗将军·不朽若梦》、《四大名捕斗将军·爱国有罪》、《四大名捕斗将军·金梅瓶》、《四大名捕闹京师》等大量《四大名捕》系列图书由中国友谊出版社、花城出版社、21世纪出版社、学林出版社、新世纪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作家出版社等众多中国内地出版社于上世纪八十年代至2014年间持续出版。同时期,上述大量《四大名捕》系列小说亦在台湾、香港、马来西亚、泰国等多个地区和国家出版。玩蟹公司对温瑞安上述小说发表及出版情况不持异议。
  二、温瑞安在本案中主张的“四大名捕”系列小说人物
  本案中,温瑞安主张其“四大名捕”系列小说人物共五位:“四大名捕”,即各怀绝技的“无情”、“铁手”、“追命”及“冷血”,四人为“诸葛正我”四大徒弟,“诸葛正我”又名“诸葛先生”、“诸葛小花”、“诸葛神侯”,为当朝太傅,朝中重臣,率领四大名捕为皇室和百姓做过不少侠义之事,深得皇帝信任。
  “无情”:轻功暗器高手“无情”为“诸葛正我”的大徒弟,经脉受损,双腿残疾,但心思缜密、悟性极佳,擅长暗器和设置各种机关,江湖赞言“无腿行千里、千手不能防”。
  “铁手”:内功高手“铁手”,练就“一以贯之”神功,一双铁掌刀枪不入、百毒不侵,在武林中被称为“一双最有分量的手”。
  “追命”:腿功惊人的“追命”为人洒脱不羁、不修边幅、嗜酒如命、越醉越强,因为办案向无失手,无论凶手巨盗最终仍给他追了命地追捕回来,人称“追命”。
  “冷血”:剑法一流的“冷血”外貌特征为绿发碧眼,“诸葛正我”在狼群中领养“冷血”并传授其武功,“冷血”性格坚忍不拔,动作迅疾快捷,所使剑法称“四十九路无名快剑”。
  本案中,温瑞安提交了其目前能收集到出版时间最早的关于“四大名捕”的出版物,为香港明远社于1980年12月出版的《四大名捕会京师》。该书第500-510页中描写:
  “‘武林四大名捕’有四个人,是无情、铁手、追命、冷血四人。这些名字都是江湖上根据他们办案态度或武功招式而取的”。
  “无情就是无情。无情直属于王府第一高手诸葛先生的管辖,名列武林四大名捕之首……无情二十岁,自幼失去双腿,于是苦练轻功,唯因体弱不能练武,故潜心练暗器,是江湖上第一暗器名家……他心思缜密、出手狠辣,但内心非但不是无情,而且极易动情……据武林人士依他们的功绩而排名,冷血要算第四,追命算为第三,铁手列为第二,而第一却是一个叫无情的,连武功也不会的断腿年轻人。”
  “铁手是谁?铁手就是铁手。铁手直属于王府第一高手诸葛先生的管辖,名列武林四大名捕之二……铁手已过中年,为人和蔼,言笑不拘,十分谦冲,内功浑厚,招式变化极多,一双手所下的功夫,是任何用掌名家所没有的。此人温和仁厚,胸怀旷达,又十分机智,曾以十招内败‘商阳神剑’戚少商而轰动天下。”
  “追命不追女人,他追的是别人的命,尤其是该死的人的命……追命的年纪是四大名捕中最长的,为人最为戏谑,游戏江湖,不拘小节。时常穿破鞋烂衫,手中有酒便可。但他嗜酒却练成一种以酒作暗器的方法。他腿功极好,追踪术又是无人能出其右。”
  “冷血是谁?冷血就是冷血。他是属于王府第一高手诸葛先生的管辖,是武林中的四大名捕之四……冷血年纪最轻,剑术却最高。他受伤最多,但往往能最终把敌人击败,因为他敢于拼命,且又坚忍不拔,更且能把握时机。”
  “武林四大名捕是以入门先后排名,并非由辈分,年龄而编排的。冷血入门最晚,只有九年,居最末。追命早年已在江湖上成名,十二年前入诸葛先生门下。铁手入门武功亦甚有根底,是十四年前进来的,所以追命居次末,铁手却是老二。无情年纪比追命、铁手都轻,但在十九年前已被诸葛先生抚养,所以是大师兄。要不是他已残双足,身体孱弱,武功只怕已得诸葛先生十之八九了。”
  “诸葛神候府第。诸葛先生本是圣上的第一护卫,大内高手,紫禁城总教头,十八万御林军,无一人敢逆命于诸葛先生。诸葛先生不止武功高绝,而且达学宏才,精于谋略……”
  香港敦煌出版社于1988年6月初版的温瑞安小说《江湖闲话》中有专章以“无情的情”、“铁手的手”、“追命的命”、“冷血的血”和“诸葛先生”描写“无情”、“铁手”、“追命”、“冷血”和“诸葛先生”。
  本案中,温瑞安主张,“诸葛先生”(也称“诸葛神候、诸葛小花、诸葛正我”)及其徒弟“四大名捕”之“无情”、“铁手”、“追命”和“冷血”都是温瑞安创作的小说人物,有各自独特的性格特点、武功招数、身世背景等,是贯穿于温瑞安“四大名捕”系列小说的灵魂人物。
  三、温瑞安创作“四大名捕”的知名度
  (一)由温瑞安同名小说改编电影《四大名捕》的口碑
  1.《中国电影市场》杂志2012年第9期刊发有《暑期影市过半7月票房14亿元》文章,其中提到:“《四大名捕》得到众多观众认可……由光线影业出品发行的《四大名捕》,……优势在于片名带来的受众基础……上映4天票房已过8000万元。”另发有《大盘持续走高国产片占比近八成》文章,提及“改编自温瑞安同名小说的武侠电影《四大名捕》……受到不少年轻观众的追捧,7月进账1341万元,名列亚军。”
  该杂志2012年第11期刊发有《国家广电总局发布前三季度票房数据》文章中提到:“《四大名捕》票房收入1.9亿多元”位列第三。
  该杂志2014年第2期刊发有《年票房超两百亿元国产片占六成——2013年电影市场回眸(上)》文章,该文附有2013年票房收入超亿元影片排行榜列表,《四大名捕2》位列第40,票房收入17500万元;还附有2013年票房收入超1000万元国产动作片、喜剧片等排行榜列表,《四大名捕2》位列第8。
  该杂志2014年第11期刊发有《前三季219亿同比增三成国产片113亿反超进口片》文章,该文附2014-2013年前三季超亿票房国产新片排行榜中,《四大名捕大结局》以19200万元收入列第18位。
  2.《电影评介》杂志2012年第20期载有文章《借鉴与超越——电影〈四大名捕〉的互文性解读》,提到“温瑞安的‘四大名捕’武侠系列一直为中国读者所喜爱,并不断被改编为各类影视作品……如最早的84版电视剧《四大名捕》到最新的陈嘉上2012年上映的电影《四大名捕》。经过多次演绎,无情、铁手、追命和冷血的形象已深入人心。金、古、梁、温四人创作的武侠小说掀起了一股中国独有的武侠热。”
  此外,多篇涉及《四大名捕》、《四大名捕2》影评等的文章在《学周刊》、《品牌与标准化》、《大众文艺》等杂志发表。
  (二)温瑞安“四大名捕”系列小说的知名度
  《中国图书商报》、《中国信息报》等多份报刊杂志刊发有多篇武侠类文章提及温瑞安及其“四大名捕”系列小说,包括“《四大名捕》等极具影响力的作品”,“温瑞安是继梁、金、古以后最有影响的武侠小说家……在成名作《四大名捕》系列小说(包括《会京师》、《逆水寒》、《大阵仗》等)……温瑞安的代表作有《神州奇侠》、《四大名捕》……”,“温瑞安的‘四大名捕’系列中的无情、铁手、冷血、追命成了民众比照参考的标准,向往追求的对象”,“温瑞安……自幼喜欢武侠,读中学时就以班上人物写作武侠小说,16岁发表第一部武侠小说,为四大名捕故事。”“自2012年到2014年连续公映的《四大名捕》系列电影,情节取自温瑞安同名原著。”“超新派武侠小说‘四大名家’中,古龙、梁羽生已故,金庸封笔,已蛰伏12年的温瑞安此番破关,在江湖上引起了不小的波动……其代表作《四大名捕》也首次售出电影改编权。”“温瑞安的小说《四大名捕》系列,开创了不同于古龙、金庸的一种形式的武侠风格。诸葛神候、冷血、无情、铁手、追命等人物形象亦以其独特的性格特征而深入人心。”“温瑞安最出名的武侠小说系列就是《四大名捕系列》,北京电视台前不久刚刚播出过《四大名捕》的电视连续剧。”“以《四大名捕》扬名武侠界的温瑞安……《四大名捕斗将军》已在南方影视频道播出。《四大名捕逆水寒》在银川的拍摄已经杀青。……‘漫画四大名捕’港版已经在2003年10月转为周刊,现已发行至中国内地以及台湾地区,马来西亚和泰国、韩国都将有售”,“1987年,温瑞安的《四大名捕会京师》等作品在中国大陆连续出版,获得了很好的市场效果”,“提起武侠,人们也会想起金庸、古龙、温瑞安和梁羽生,他们是武侠大师,被誉为‘四大天王’。提起武侠,人们也会想起系列武侠经典,如《射雕英雄传》、《多情剑客无情剑》、《四大名捕》、《七剑下天山》,‘四大天王’的扛鼎之作”等等。
  另外,曹正文撰写的《中国侠文化史》(上海文艺出版社1994年4月出版)中,将温瑞安誉为“武侠奇才”,并谈及“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中期,台湾与香港先后出版了他的‘四大名捕系列’等……这些作品不仅获得广大读者叫好,连文学界也很重视。……1975年他开始构思创作武侠小说‘四大名捕系列’,先在报上连载,后来由台北长河出版社、香港明远出版社、台北万盛出版社先后出版。‘四大名捕系列’包括《会京师》、《闯关东》、《碎梦刀》、《大阵仗》、《开谢花》、《谈亭会》、《骷髅画》、《逆水寒》、《杀楚》。《四大名捕》系列是温氏的成名作,也是他的代表作之一。”
  陈墨著《港台新武侠小说五大家精品导读》(云南人民出版社1998年3月出版发行)中,不仅有温瑞安人物介绍,还有《四大名捕会京师》等作品赏析。
  青羊、金健主编的《港台武侠小说精品大观》(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3年10月出版发行)中,对温瑞安“四大名捕”系列小说之《骷髅画》、《碎梦刀(大阵仗》等多部作品进行了导读分析。
  此外,还有多部研究武侠、文学及历史的图书以及多期报刊杂志文章谈及温瑞安及其“四大名捕”系列作品。
  本案中,玩蟹公司表示,上述书刊评论主要涉及温瑞安及其小说、衍生电影的介绍、评析,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证明温瑞安武侠小说的文学地位和艺术价值,相当部分材料都是数年前,甚至一、二十年前的资料,不能作为认定当前市场中文学作品知名度的证据。另外,玩蟹公司不认可“四大名捕”为温瑞安系列小说的知名商品特有名称。
  四、温瑞安主张玩蟹公司开发经营《大掌门》游戏侵害其作品改编权
  温瑞安主张,玩蟹公司开发经营的《大掌门》游戏使用了“无情”、“铁手”、“追命”、“冷血”、“诸葛先生”这五个人物及对应的人物名称、人物关系、面貌特征、身世背景、性格特点、武功套路等,侵害了其《四大名捕》系列小说人物的改编权。
  (2015)京方正内民证字第51386号公证书(以下简称第51386号公证书)显示,2015年7月2日,通过手机下载《大掌门》游戏,该游戏信息标注更新于2015年6月12日。游戏分别有对涉案五个人物的介绍及对应的卡牌:
  1.“诸葛先生”:此人介绍为“……四位神捕的师傅,诸葛先生,神候既是皇帝身边的红人,亦是武林大贤,足智多谋……”卡牌中对“诸葛先生”介绍有“御赐侠名”、“权势滔天”,人物信息卡牌简介为“为侠,一身武艺冠绝天下,为官,出仕拜相心忧苍生,为师,门徒四人皆名震天下!”“天赋武功”为“惊艳一枪”。武功信息卡牌中还有对“惊艳一枪”的介绍。(见附件1)
  温瑞安提出,《江湖闲话》(温瑞安著,敦煌出版社于1988年6月初版,1993年8月三版)之十七《诸葛先生》中对“诸葛先生”这样描述:“诸葛先生是武将中的智者。他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诸葛先生却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无论钟鼎山林,都能卓尔不凡。”《江湖闲话》之五《铁手的手》中有对“诸葛先生”这样描述:“诸葛先生是为太傅,封为神候,那一群宦党权官不敢作乱为祸,便是因有诸葛先生暗中主持大局之故。”另外,江苏文艺出版社于1993年2月出版的《惊艳一枪》中提到:“他当然就是——诸葛先生:诸葛小花!……就在这一刹间,诸葛小花就刺出了他的枪。惊艳一枪!……这一记‘惊艳一枪’,原来是一个灭绝一切的爆炸。”
  2.“无情”:此人介绍为“神捕老大无情捕头虽是残疾,但他的暗器决不可轻视。”卡牌人物名称为“神捕无情”,卡牌中对其介绍有“四大神捕”、“神候首徒”。人物信息卡牌简介为:“江湖人称‘无腿行千里,千手不能防’,暗器手法冠绝天下,而其头脑也许是更具威力的武器。”“天赋武功”为“顺逆神针”,武功信息卡牌中有对“顺逆神针”的介绍。卡牌中,“无情”被设计为坐在轮椅上的人物形象。(见附件2)
  温瑞安提出,《江湖闲话》之四《追命的命》中提到:“无情大不了冷血几岁,却是四大名捕之首,据说他父亲是个好官,就是因为太清廉耿正了,所以全家被仇人害死,连小孩子也不放过,先后废掉他一双腿子,正要杀害时,诸葛先生及时出现,打跑了凶徒,就把他收入门墙。因他身体羸弱、经脉受创,不能练就高深武功,故诸葛先生只能传他奇门遁甲、布阵韬略以及轻功暗器。算起来他还是诸葛先生第一个门徒,同时也是最得意弟子呢。无情还是暗器第一,在他手上,从不发暗算人的‘暗器’,而他的‘暗器’也从不淬毒,是以武林中‘明器’的一宗,即由他创始。”
  《四大名捕逆水寒》第七十二回为“顺逆神针”,其中描写:“无情傲然笑道:‘你可也没捡着便宜!’戚少商忽攒入了脸面……刘独峰道:‘他着的是顺逆神针’?无情道:‘要不是无声无息,无光无形的顺逆神针,又怎能在号称’遇强逾强,得必全失’的‘空劫神功’下借掌风却逆掌力而入,射中了他的掌沿、指尖和襟袖呢?”
  3.“铁手”:此人介绍为“与铁手捕快过招,其内力雄浑不可小视。”卡牌人物名称为“神捕铁手”,卡牌中对其介绍有“四大神捕”、“手掌天罡”。人物信息卡牌简介为:“年纪轻轻便将一双铁掌练就的刀枪不入,百毒不侵。武功高超的同时又是一个术德兼修、知行合一的侠士。”“天赋武功”为“一以贯之”,武功信息卡牌中有对“一以贯之”的介绍为:“看似简单的功夫,当练至化境,可以以力破巧,无坚不催”。(见附件3)
  温瑞安提出,《江湖闲话》之四《追命的命》中提到:“不过,四大名捕里,修养最好、功力最高、人缘最佳的,倒要算原本是镖师出身的老二铁手了,他还比追命年轻上几岁呢!”《江湖闲话》之五《铁手的手》中提到:“老二铁手,内力深厚,仅次于他们的师父诸葛先生,为人温和,谦冲有礼,胸襟磊落,江湖经验丰富,一对铁掌,刀枪不入,在武林中被称为‘一双最有份量的手”,也被受过他恩德的人誉为‘江湖上一对最能主持正义的手’。”另外,温瑞安创作的《少年铁手》(温瑞安著,敦煌出版社1990年12月15日初版)中提及:“他天生臂力过人、内功基深,因办数案均明察秋毫、决不纵枉,使京城的诸葛先生深为赏识,三次召见,并因材施教,授之绝顶内功要诀:‘一以贯之’神功。这‘一以贯之’的内功,以一息生万法,铁手习之,如虎添翼。”
  玩蟹公司指出,“一以贯之”为常用成语,《辞海》释义为“用一个根本性的事理贯通事情的始末或全部的道理。”
  4.“追命”:此人卡牌人物名称为“神捕追命”,卡牌中对其介绍有“四大神捕”、“带艺从师”。人物信息卡牌简介为:“半生心酸难过的经历无法改变一个积极的侠客人生,只愿美酒相伴,游戏人间。”“天赋武功”为“凤翔九天”,武功信息卡牌中对该武功介绍为:“全身武功全练在腿上”。卡牌中,“追命”被设计为手持酒壶的人物形象。(见附件4)
  温瑞安提出,《江湖闲话》之四《追命的命》中提到:“四大名捕里要算他的年纪最大,性格也算他最诙谐,他本是落魄江湖的失意人,后来带艺投师,入诸葛先生门下,所以江湖经验特别丰富,四大名捕里,阅历要算他最多。……追命嗜酒,喝得越醉,武功越高。他的腿法与轻功可以说得是冠绝天下。”温瑞安创作的《不朽若梦》(温瑞安著,江苏文艺出版社等1993年8月第1版第1次印刷)中描写:“……追命也终于见着了诸葛先生。‘我们等你好久了。’诸葛先生劈面就跟他说,‘你在江湖上多阅历些才来,那也是好事。我跟你祖上梁铁舟是好友,他给同门追杀,临时交我追命腿法,嘱我找到个可以继承的人来传授;当时我苦于应付朝中宦官倾轧,生怕连累你,只好先请舒老弟把此腿功要诀交于你,看来你已练有大成。’等到跟追命叙谈一番之后,诸葛又问:‘你的腿法在武林中已很有了点名气,你的轻功很出色……’追命之所以为‘追命’,便是在此役上定名的。他在数百公差、壮丁包围下,只追了两个人的命。”《江湖闲话》之五《铁手的手》中提到:“老三追命,是个醉猫,即是酒鬼,喝得越醉,武功越高,轻功是四人中排行首位,一双腿功,出神入化,追踪术名列天下三名之内。
  温瑞安承认武功“凤翔九天”在其作品中未提及。玩蟹公司表示,“百度百科”中“凤翔九天”的词条为小说名,通过百度搜索引擎查询“凤翔九天
  武功”,结果显示为《水浒传》中梁山好汉关胜的武功名,因此,《大掌门》游戏中的“凤翔九天”系合法使用,并非使用了温瑞安小说中“追命”的武功。
  5.“冷血”:此人卡牌人物名称为“神捕冷血”,卡牌中对其介绍有“四大神捕”、“碧眼狼徒”。人物信息卡牌简介为:“若狼般的男子,静若冰封、动如激瀑、武艺超群,追捕时,谁都无法逃过他的狼牙。”“天赋武功”为“无名剑诀”,武功信息卡牌中有对“无名剑诀”的介绍:“四十九路无名剑……”
  卡牌中,“追命”被设计为持剑的人物形象。(见附件5)
  温瑞安提出,其创作的《少年冷血——一个对十一个》(温瑞安著,皇冠出版社1989年7月出版)中描述:“他只知道师父发现自己的时候,自己是在一处断崖下的狼窟里。‘你那时候大概只有一岁大吧,在黑暗的洞里望进去,眼睛是绿色的,我还以为是什么野兽;’师父跟他说:‘后来,我还发现你吮狼乳,才推断你是因母狼哺养而活下来的。’”《江湖闲话》之三《冷血的血》中提到:“‘四大名捕’中的冷血,真奇怪像他那么个热心肠的人,怎会有个这样的名字……他的剑法招招进逼,无一招自守,勇于搏命,连武功比他强的人也拼不过他,所以才会有这种外号。”《四大名捕震关东》中提到:“冷血是一头狼,没有必胜的把握,绝不出手……他的招式共四十九招,而真正的敌手尚未出现。”
  玩蟹公司确认《大掌门》游戏系其开发,是一款手机端游戏,于2012年10月通过安卓、ios系统的两个平台上线运营,用户免费下载该游戏,需要快速升级或获得特定武功时需要付费。玩蟹公司表示,《大掌门》游戏中共有300多个武侠人物,分不同门派,涉案五个人物需要用户付费招来,可以加入任何门派。对于涉案五个人物在《大掌门》游戏中出现的时间,玩蟹公司承认是2014年8月电影《四大名捕大结局》上映后陆续加入的,首先上线“无情”人物卡牌,后陆续上线其他人物,该游戏并未使用温瑞安《四大名捕》系列小说的其他内容。
  玩蟹公司同时承认《大掌门》游戏中“神捕无情”、“神捕铁手”、“神捕追命”、“神捕冷血”及“诸葛先生”五个人物名称与温瑞安所创作小说的关联性,同时认可“诸葛先生”的“惊艳一枪”确系借鉴了温瑞安作品,但否认《大掌门》游戏中这些卡牌人物的表达与温瑞安的小说表达存在关联性,并否认侵害了温瑞安作品的改编权。玩蟹公司表示,第一,温瑞安对其创作的《四大名捕斗将军》、《四大名捕震关东》、《四大名捕会京师》等文学作品享有著作权,但小说中人物角色名称并不是独立的作品,温瑞安对其创作的人物名称不单独享有著作权。第二,玩蟹公司开发经营的《大掌门》游戏是由软件程序和信息数据构成,系独立创作的结果,不具有温瑞安作品的基本内容、核心情节,其独创性表达与温瑞安小说内容不构成实质性相似,不构成侵害温瑞安小说改编权。第三,温瑞安主张的五个人物及其相关的性格、武功等卡牌信息,玩蟹公司在接到本案起诉状后已经修改,已在《大掌门》游戏中停止使用该五个人物。
  温瑞安认可《大掌门》游戏中的五个卡牌人物在本案诉讼期间有调整,但认为仍能与其《四大名捕》系列小说人物相对应。经当庭勘验,双方确认《大掌门》游戏中,“神捕冷血”人物改名为“快剑捕快”;“神捕追命”人物改名为“神腿捕快”,武功为“离鸾别凤”;“神捕铁手”人物改名为“铁掌捕快”,武功为“气贯长虹”;“神捕无情”人物改名为“千手捕快”,武功为“雨打梨花”;“诸葛先生”人物改名为“诸葛”。上述人物的相关信息也作了相应的修改。
  五、温瑞安主张玩蟹公司开发经营《大掌门》游戏对其构成不正当竞争
  温瑞安指出,第51386号公证书中“无情”、“铁手”、“追命”和“冷血”的卡牌中都标注人物身份为“四大神捕”,仿冒与其“四大名捕”系列知名小说的特有名称近似的名称。同时,玩蟹公司还以“四大名捕”为噱头推广《大掌门》游戏。为此,温瑞安提交了(2015)京方正内民证字第51387号公证书(以下简称第51387号公证书),其中显示2015年7月16日登录互联网,在人民网游戏频道中有2014年9月2日刊发的“《大掌门》再迎明星级弟子‘四大名捕’将崛起”文章,其中提到:“魔幻武侠电影《四大名捕大结局》席卷全国各大院线之际,由玩蟹科技精心打造的极致武侠手游《大掌门》也狂刮‘名捕’风。8月30日无情已抢先亮相,‘四师弟’冷血也将紧追师姐脚步于近期登场,数以千万计的《大掌门》玩家不仅可以在影院中欣赏‘四大名捕’的迷人魅力,更可与之携手纵横江湖、除恶扬善。”安趣网(www.anqu.com)2014年11月27日登载文章“《大掌门》追命出师四大名捕完美收官”,其中提到:“由玩蟹科技打造的极致武侠手游《大掌门》为千万武侠迷们打造了一个真实的江湖。自从四大名捕无情、冷血、铁手及其师父诸葛小花现身江湖,玩家对追命更是翘首以待,期待着四大名捕团聚《大掌门》,相信他们的相聚,会让各位掌门再一次领略到四大名捕的魅力所在。”类似的报道还出现在7K7K手机游戏网站、腾讯游戏网站等多家网站。
  玩蟹公司表示温瑞安作为自然人并非市场经营主体,与玩蟹公司不存在经营者之间的竞争关系。同时,玩蟹公司还否认“四大名捕”为知名小说的特有名称,理由一是尽管其承认温瑞安在文学方面的价值,但不认可其小说属于知名商品。二是“四大名捕”、“名捕”属于公有领域的通用词汇,温瑞安的系列小说中,没有直接以“四大名捕”作为小说名称使用,因此“四大名捕”并未与温瑞安建立其稳定的、唯一的联系,非温瑞安小说的特有名称。三是温瑞安提交的与“四大名捕”有关的评论、介绍等文章大都是数年前,甚至十多年前的,不能作为认定当下市场中知名度的证据。四是一些第三方网站对《大掌门》游戏进行宣传推广过程中,涉及电影《四大名捕大结局》,该行为与玩蟹公司无关。
  为证明“四大名捕”属于公有领域的通用词汇,玩蟹公司提交了优客李玲创作的三部小说:《红颜四大名捕》(今古传奇报刊集团2005年9月月末版)、“红颜四大名捕”之《忘情水》(今古传奇报刊集团2006年11月月末版)、“红颜四大名捕”之一《还珠劫》(新世界出版社2006年1月版)。这些图书封面标注有“她的作品,不但光大了温派门楣,而且让我这温派创始人,‘四大名捕’的创造者,神迷于她笔下的‘红颜四大名捕’——温瑞安”,“温派天后优客李玲成名之作
  温瑞安先生亲力推荐”等。玩蟹公司另提交了高群书著“四大名捕”《西风烈》(中国华侨出版社2010年10月版),该书封套描写:“高群书电影小说,著名作家萨苏纪实版‘现代四大名捕’,最敢想敢干的导演访谈录,虚构的四大名捕、真实的四大名捕,狠角色在书中遭遇,读了方知谁更‘烈’!”同时,玩蟹公司还提交了显示有多部“红颜四大名捕”系列小说以及《警察手记:京师四小名捕破案传奇》、《天朝名捕》系列、《名捕夫人》、《名捕传》等作品的网页打印件。
  温瑞安认为玩蟹公司提交的上述证据与本案无关,这些文学作品形成时间都晚于其创作“四大名捕”系列小说的时间。而且,优客李玲创作的“红颜四大名捕”系列小说是温瑞安“四大名捕”系列小说的延续,温瑞安对其使用“四大名捕”无异议。《西风烈》小说非武侠题材作品,与本案无关。
  六、温瑞安小说授权改编游戏情况
  本案中,温瑞安提交了多份2009年至今的游戏改编权授权合同书,其中显示温瑞安将其《四大名捕震关东》、《四大名捕大对决》等多部小说授权中国大陆、台湾地区多家企业改编成各类网络游戏。温瑞安据此证明其小说商业价值及因玩蟹公司侵权给温瑞安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另,温瑞安提交了金额为5万元的北京市集佳律师事务所律师费发票,金额为5500元的北京市方正公证处公证费发票、金额为1941元的国家图书馆资料费发票。
  玩蟹公司表示,以上合同均为温瑞安某一部或某几部小说的游戏改编合同,无法证明温瑞安因玩蟹公司的涉案行为所造成的损失,相关费用也与玩蟹公司无关。
  上述事实,有温瑞安提交的作品刊样、报刊杂志及检索报告、第51386、51387号公证书、合同、发票,玩蟹公司提交的图书、网页打印件等证据予以证明,本院庭前会议笔录、开庭笔录等亦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
  本案争议焦点主要有两项:第一,关于改编权,玩蟹公司在其开发经营的《大掌门》游戏中使用“无情”、“铁手”、“追命”、“冷血”及“诸葛先生”五个人物是否侵犯温瑞安创作的“四大名捕”系列小说的改编权。第二,关于不正当竞争,玩蟹公司在《大掌门》游戏中使用“四大神捕”是否属于仿冒温瑞安“四大名捕”系列知名小说的特有名称,利用“四大名捕”宣传推广《大掌门》游戏,玩蟹公司是否对温瑞安构成不正当竞争。
  一、关于改编权
  温瑞安主张玩蟹公司开发经营的《大掌门》游戏使用涉案五个人物侵害了温瑞安对“四大名捕”系列小说人物的改编权。玩蟹公司否认侵权的理由主要有:一是涉案五个人物不是独立的作品,温瑞安对此不享有著作权,二是《大掌门》游戏系玩蟹公司独立开发完成,与温瑞安小说内容不构成实质性相似,不侵犯改编权。对此,本院作以下分析:
  首先,本案证据显示,温瑞安数十年中创作的“四大名捕”系列小说,成为“温派”武侠小说的重要代表,与多位知名武侠作家创作的知名武侠小说齐名,文学价值及社会影响力较高。毋庸置疑,温瑞安享有其创作的“四大名捕”系列小说的著作权。
  其次,“四大名捕”系列小说中,“无情”、“铁手”、“追命”、“冷血”及“诸葛先生”是贯穿始终的灵魂人物,他们不只是五个人物名称,而是经温瑞安精心设计安排,有着离奇的身世背景、独特的武功套路、鲜明的性格特点,以及与众不同的外貌形象的五个重要小说人物。这五个人物,构成了“四大名捕”系列小说的基石。一方面,温瑞安围绕这五个人物以及相互之间的密切关系创作出了众多“四大名捕”主题的传奇武侠故事。另一方面,这五个人物也成为“温派”武侠经典的重要纽带,为温瑞安数十年来坚持不懈的演绎创作提供了人物主线。因此,本院认为,涉案五个人物为温瑞安小说中独创性程度较高的组成部分,承载了“温派”武侠思想的重要表达。温瑞安对其小说所享有的著作权,亦应体现为对其中独创性表达部分所享有的著作权。
  再次,玩蟹公司承认《大掌门》游戏中“神捕无情”、“神捕铁手”、“神捕追命”、“神捕冷血”及“诸葛先生”五个人物名称与温瑞安“四大名捕”系列小说中武侠人物的关联性,也承认部分人物武功确系借鉴了温瑞安作品。同时,根据本案证据显示,《大掌门》游戏对涉案五个人物的身份、武功、性格等信息的介绍,相关人物形象的描绘及其组合都能与温瑞安“四大名捕”系列小说中对应人物的表达相符。加之《大掌门》游戏陆续出现涉案五个人物的时间,正值2014年8月电影《四大名捕大结局》上映之际,而该电影是经温瑞安授权拍摄的“四大名捕”系列小说同名电影。多篇为《大掌门》游戏作宣传推广的文章都将“无情”等涉案卡牌人物与温瑞安“四大名捕”系列小说中对应人物相联系。因此,本院认为,《大掌门》游戏中的“神捕无情”、“神捕铁手”、“神捕追命”、“神捕冷血”及“诸葛先生”五个人物即为温瑞安“四大名捕”系列小说中的“无情”、“铁手”、“追命”、“冷血”及“诸葛先生”五个人物。
  对于玩蟹公司提出《大掌门》游戏中涉案卡牌人物存在与温瑞安小说情节不符,从而否认使用温瑞安小说的辩称,如“神捕铁手”、“神捕追命”的武功并非直接使用温瑞安小说中“铁手”、“追命”的武功。本院注意到,温瑞安创作的小说《少年铁手》提及“铁手”有“一以贯之神功”,即使“一以贯之”为常用成语,用于武侠小说人物“铁手”的武功时也属温瑞安的独创性表达。另外,尽管根据现有证据可以认定玩蟹公司为《大掌门》游戏中“追命”设计了“凤翔九天”的武功名称,但卡牌中对此人的武功介绍依然符合温瑞安小说中“追命”武功的特点,而且,结合《大掌门》游戏对该人物的身世介绍、性格禀赋、形象特征以及与“四大名捕”其他人物的关系等因素,可以唯一并准确地将该游戏人物指向温瑞安小说人物“追命”。
  最后,判断玩蟹公司在开发经营的《大掌门》游戏中使用涉案五个人物是否侵害温瑞安作品的改编权。本院认为,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改编权,即改变作品,创作出具有独创性的新作品的权利。改编权是著作权人一项重要的财产权利,著作权人有权自行改编作品或授权他人改编作品,除法律另有规定外,他人未经著作权人许可改编作品的行为构成侵权。通常而言,理解改编权,需要考虑以下三个方面,一是改编权的行使应以原作品为基础;二是改编行为是进行独创性修改而创作出新作品的行为;三是改编涉及的独创性修改可以是与原表达相同方式的再创作,如将长篇小说改编为短篇小说,也可以是与原表达不同方式的再创作,如将小说改编为美术作品或电影。
  本案中,玩蟹公司开发经营的《大掌门》游戏,通过游戏界面信息、卡牌人物特征、文字介绍和人物关系,表现了温瑞安“四大名捕”系列小说人物“无情”、“铁手”、“追命”、“冷血”及“诸葛先生”的形象,是以卡牌类网络游戏的方式表达了温瑞安小说中的独创性武侠人物,满足以上三个方面的要求。故本院认为,玩蟹公司的行为,属于对温瑞安作品中独创性人物表达的改编,该行为未经温瑞安许可且用于游戏商业性运营活动,侵害了温瑞安对其作品所享有的改编权。
  至于玩蟹公司提出《大掌门》游戏由软件程序和信息数据构成,与温瑞安作品不同的辩称,本院认为,网络游戏整体可以成为计算机软件,网络游戏权利人基于计算机程序及其有关文档而享有软件著作权,但这不妨碍游戏运行过程中呈现给用户的可识别性文字、音乐、影像等要素及要素组合亦可构成作品。网络游戏权利人所使用的这些作品若是他人作品,一般应取得他人许可。故玩蟹公司以其为《大掌门》游戏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人而否认其侵害温瑞安作品改编权的主张,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不正当竞争
  温瑞安主张玩蟹公司在《大掌门》游戏中将与其“四大名捕”对应的“无情”、“铁手”、“追命”和“冷血”卡牌人物标注为“四大神捕”,系仿冒温瑞安“四大名捕”系列知名小说的特有名称。玩蟹公司对此予以否认。
  根据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5条第(二)项的规定,经营者不得擅自使用他人知名商品特有名称、包装、装潢,或者使用与知名商品近似的名称、包装、装潢,造成和他人的知名商品相混淆,使购买者误认为是该知名商品的行为。本院认为,由于《大掌门》游戏中的四个涉案人物名称为“神捕无情”、“神捕铁手”、“神捕追命”和“神捕冷血”,且对应温瑞安小说的“四大名捕”人物,因此,玩蟹公司仅在这些人物卡牌中标注“四大神捕”,未以显著性字体予以展示,是对这四个卡牌人物身份所作的描述性使用。此标注会使用户对这四个卡牌人物与温瑞安小说中对应的四个人物发生联想,不会使用户将网络游戏误认为“四大名捕”小说。需要指出的是,涉案卡牌中“四大神捕”的标注,与对应人物的其他个性特点相结合,一同刻画出鲜明的卡牌人物形象,属于对温瑞安“四大名捕”系列小说中四个重要人物作品内容的使用行为,故本院认为,玩蟹公司在《大掌门》游戏中使用“四大神捕”的行为,应属于前述侵害改编权范畴,本院对此已作处理。对温瑞安提出玩蟹公司构成仿冒行为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此外,就温瑞安主张玩蟹公司利用“四大名捕”宣传推广《大掌门》游戏构成不正当竞争,本院认为,因本案证据所显示的《大掌门》游戏的宣传报道均为第三方撰写发表于第三方网站,未直接体现与玩蟹公司相关,玩蟹公司对此亦予以否认,故本院对温瑞安的此项主张,亦不予支持。
  三、关于法律责任
  玩蟹公司应对其侵害温瑞安作品改编权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鉴于本院当庭勘验时,《大掌门》游戏中的涉案人物信息均已修改,玩蟹公司也坚持其在本案诉讼中已经停止了涉案行为,故本院对此项诉讼请求再行判令已无必要。对于温瑞安提出消除影响的诉讼请求,本院依法予以支持。消除影响的媒体范围以互联网媒体为宜。对于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一则改编权属于财产权范畴,而赔礼道歉多用于人身权被侵害的纠纷中,二则法院通过支持消除影响的诉讼请求已能达到澄清事实的目的,故对于温瑞安提出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本院依法予以驳回。由于双方均未能提交充分证据证明涉案侵权行为给温瑞安造成的经济损失及玩蟹公司的违法所得,故本院根据温瑞安及其作品的知名度、被侵权内容的市场价值、《大掌门》游戏使用侵权内容的持续时间、该游戏的市场规模、玩蟹公司于2014年8月由温瑞安“四大名捕”系列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上映之际上线涉案游戏卡牌人物的主观故意等因素酌情确定,温瑞安主张的经济损失过高,本院不予全部支持。温瑞安因本案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本院依法予以支持。因温瑞安提出过高的诉讼请求产生的案件受理费,不应由玩蟹公司全部负担。
判决结果
  综上,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十四)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被告北京玩蟹科技有限公司在一家游戏网站首页或游戏栏目首页(选择范围为第51387号公证书中显示的网站)连续二十四小时刊登声明,就本案侵权行为为温瑞安消除影响(声明内容须经本院审核,逾期不履行,本院将根据原告温瑞安申请,在相关媒体公布判决主要内容,费用由被告北京玩蟹科技有限公司承担);
  二、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被告北京玩蟹科技有限公司赔偿原告温瑞安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八十万元;
  三、驳回原告温瑞安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被告北京玩蟹科技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所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则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四万六千八百元(原告温瑞安已预交),由被告北京玩蟹科技有限公司负担四万元,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由原告温瑞安负担六千八百元,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温瑞安可于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被告北京玩蟹科技有限公司可于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长曹丽萍
  人民陪审员
  袁卫
  人民陪审员
  梁铭全
  二Ο一六年三月十五日
  书记员王奇真
  
快速索引